故事 // 含笑带泪申请季
感言
含笑带泪申请季
新课堂

有很多形容词可以形容一个好女孩儿,
比如:美丽、可爱、聪明、优秀、有气质……
可是要找一个词形容陈可馨,最贴切的应该是“温暖”。
她的美丽不烫手,她的聪明不尖锐,她的坚持很动人。



——可馨妈妈


       女儿已到遥远的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,开启了她人生的新征途,我们之间的时空开始错乱,当我感叹窗外的阳光太过热烈明亮的时候,她那边也许正是明月当空、繁星满天,一切似乎正朝着理想的轨迹前行。然而,回想2015年(高二下高三上),那真是让我们心力憔悴的一年:夜以继日地学习、漂洋过海去考试,深度剖析自己思考未来选校选专业、反复斟酌修改文书,再到故意让自己很忙其实很焦灼地等待offer时的煎熬,直到在收获一封封offer的时候,所有的付出都变得有价值。那是一段泪水与欢笑、沮丧与惊喜、失望与希望交织的艰辛岁月,这一年女儿迅速成长,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,清晰地规划着自己的未来,学会了理解和感恩,生活给了她一个厚重的、意义深远的成人礼。一路走来,我们陪伴、同行、引导,在她开心喜悦时尽情分享她的快乐,在她伤心哭泣时拥她入怀轻声劝慰,和她探讨分析她想选的学校和专业,当然,我们尊重她的选择。


       2015年是女儿有史以来最拼博、最充实,拼命向前奔跑的一年。不顺始于一月底那两场冲突的考试,早就报好考位、订好机票准备赴新加坡考SAT的安排因为学考的提前而不得不弃考延至6月,她的SAT考试机会就这么无计可施地少了一次,本就安排紧凑的计划全部被打乱,于是不得不马不停蹄,每日排得满满当当的。在这样的日子里,人的弱点会使不良后果凸显,这里我不得不说她的两次痛哭。第一次是因为拖延症,申请夏校,很多学生从一月份就开始准备了,可女儿并不当一回事,一直到四月份初才开始行动,杜克大学是最后一天才提交资料,结果是想学的课程名额已满,学校拒得非常委婉,天真的孩子以为还有机会,在我明明白白地分析、告诉她实则被拒之后,忍不住嚎啕大哭,在静寂的凌晨一点多钟伤心地坐在卧室飘窗上哭,那是因为感觉自己连夏校都拒,自信心受到强烈打击吧(其实是申请太晚之故)。所幸后来申请截止时间是五月份的耶鲁夏校录了她,欢天喜地去了一个多月,两门课程一门是A,一门是A-,也算证明自己学习能力还是不错的。吃一堑,长一智,申请大学时,凡事她都是自己主动早早联系安排,我不用为此操心。第二次痛哭是因为6月考的SAT在7月底出成绩的时候,原本几次模考都还不错,从而对自己信心满满的她,又一次失声痛哭,因为分数不理想对ED和EA没有任何作用了,因为预期值希望很高,结果失望就非常大。后来女儿分析自己的学科优劣、SAT亚洲考试环境等,在征求培训老师的意见后毅然转考ACT,经过一对一培训与练习,一个多月后,于10月初我陪同赴台北考试,也许想着无论好与不好都是最后一次考试了,也许想着考完后我们就可以任性游玩了,她心态特别放松,所以考得还不错,居然35分,真是非常惊喜。女儿喜极而泣,她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选择是对的。我暗暗佩服她的勇敢、果断与奋斗精神。



好吧,痛定思痛,都是计划不周和拖延症惹的祸,让我们走得有些辛苦。在整个留学申请准备中,我特别想提醒后来的家长两点。


一、提前规划标化考试时间,早出成绩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由于没有安排好标化成绩考试的时间节点,前期(高一和高二上)安排过于宽松,导致提前批申请缺乏特别好的SAT(或ACT)成绩,而且备考太过集中导致时间紧张。例如,因2015年1月份SAT考试与学考冲突只能放弃SAT考试,所以5月考3门SATII和2门AP,6月考SAT, 都叠加在一起,时间是愈发不够用了。所幸3门SATII均考了800分,2门AP也是5分,但因众所周知的原因SAT到7月底才出分而且分数不理想,那么只有10月再考一次,但10 月考试12月出的成绩ED、EA是用不上了。而且8月要开始选校、要写文书,占据时间较多,一方面影响复习时间,另一方面,因标化没考好成绩尚不定会影响选校时的权衡,建议大家一定要在新高三的暑假前把所有标化成绩都搞定,暑假开始就可以从容选校、写文书了。从往届和本届同学们申请的情况来看,基本可以说标化成绩是王道、标化成绩是王道、标化成绩是王道。

二、提前规划专业方向,做相应的活动。
       女儿是个比较活跃、组织能力较强的人,参与的活动也较多,如参加蔚蓝国际、北大、上海外国语学院等主办的各种模联比赛,参加杭州市组织的西湖文化特使活动等,参与组织举办学校的全国模联大会等,组建了校右脑风暴、西湖文化社团,是学校舞蹈队队员代表学校参加省市比赛等,感觉所有活动都是随性而自然地去做的,但到后来写文书时发现跟她后来想学的工程专业几乎没什么关联。如果申请社会学方面的专业,那么只要选取其中一、两个活动详细描述、展开,都会有比较好的效果。但是,工程类的话更需要相近专业的学术方面的活动,如参加科技活动比赛,参加某个课题的研究或某项问题的调研、考察,再写个小论文之类。这正是我们考虑不周之处,也与对未来专业未能提前规划有关,我们只是到了选校时,要写文书了才开始思考什么才是想做的职业方向。女儿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,所以我们支持她坚持自己的选择,好在美国大学一、二年级的通识教育给了孩子们一段进一步认识自己、了解专业的时间,希望她以后从事自己真正热爱的职业。
       留学申请是父母与子女并肩参与的一场战斗,所有携手经历的艰难,都将是人生之路上一笔宝贵的财富;所有跋涉走过这一程的孩子,都会认真审视自己,在磨砺中长大成人。祝福在留学申请路上的孩子们!祝福已迈入心仪的大学之门的孩子们!




——END——